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英雄铁军 魂系祖国

搏击时代浪潮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14:44

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不仅是国家基础测绘任务的主力军,也是服务经济建设的主力军。建队60多年来,国测一大队始终把服务经济建设作为当然的使命,与时俱进,拼搏进取,争当经济建设的尖兵。

1991年4月,国务院决定,给予国测一大队通令嘉奖,授予“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江泽民主席亲笔题词,“爱祖国,爱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象征着崇高政治荣誉的锦旗被高高举起时,全队上下为这无比的光荣而欢欣鼓舞。大队党委审时度势,在全队展开了“国务院表彰我们,我们该怎么办”的大讨论。通过热烈的讨论,大家思想上达成了共识,认识到“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深刻内涵。

为适应体制改革要求,国测一大队围绕发展经济、开拓市场、把大队建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大地测量队这一总体目标,不断加快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步伐,在体制、业务方向、分配机制、用工制度、干部使用和管理体系上,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

如何立于信息时代的潮头浪尖,服务国民经济建设,争取更大发展?国测一大队适时提出了“科技兴队”的战略口号。他们紧跟国际潮流,走在时代前列,依靠科技进步解放生产力,保证了国家测绘任务和市场业务齐头并进,从而进入了良性循环。

为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需要,国测一大队狠抓科技进步和人才培养,适时进行产品结构调整,组建了精密工程测量队、数字化测图队、地理信息工程部。在认真完成国家下达的大地测量任务的同时,大队先后开拓了大型建筑物、古建筑物、码头、航天中心、桥梁、房屋、企业精密设备安装测绘等服务领域。在深圳、珠海、上海、天津、韩城、中山等城市建立了比较稳固的外协生产基地。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大队先后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承担了100多项高精度、高难度的精密工程测绘任务,包括陕西省韩城电厂和天津新港码头变形监测,西安大雁塔沉降、倾斜监测,卫星发射中心定向和大量大型建筑物、构筑物变形测量,珠海香港跨海大桥、广州珠江大桥、苏通大桥、深港大桥等的精密控制网布测及变形沉降监测,以及许多城市的高等级控制网、大地水准面精化、数字化测图、坐标系统改造等。

科技进步使国测一大队在服务经济建设中更加得心应手,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与社会效益。1992年,国测一大队总产值不足200万元;到2007年,国测一大队仅在市场项目中就创造产值2700多万元,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重要贡献。
今天,我们欣喜地看到,国测一大队依然保持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光荣传统。同时,他们面对新形势,锐意进取,大胆实践,主动服务经济建设,走出了适合自身特点的发展新路,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为“英雄测绘大队”这面旗帜增添了新的光彩。

为都市沉降提供精密监测

老上海人也许还记得,解放初期,黄浦江的水位要比外滩低一米左右。只有遇到大潮,江水才会漫上岸来。到了20世纪50年代后期,虽然昔日的铁栏杆早已换成厚实的水泥栏杆,但每遇小潮,江水竟也能超过栏杆基座,漫上外滩。更为严重的是,在繁华的市区,有的地段因工厂加夜班,大量抽取地下水,一夜之间地面下沉了两三厘米。上海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正在下沉!这一情况引起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一个精干的科考队迅速成立。在这个科考队中,就有专门从国测一大队抽调的技术人员。从1963年起,在上海市城建局的领导下,他们连续工作达3年之久,用高精度大地测量手段建立起一个监测上海地形变化的高程控制网,准确地测定了市区沉降最为严重的几个大“漏斗区”,为最终解决上海沉降问题提供了精密数据和科学论证。

上海沉降测量充分显示了大地测量在国民经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和巨大潜力。然而,这一潜力真正得以发挥出来,则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

如今,国测一大队在沉降测量方面的科技水平大力提升。大队关于利用绝对重力仪监测地下水沉降的研究新近结题。据介绍,国测一大队借助于绝对重力仪研究重力值的变化,从而确定地下水资源水位变化的情况,为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水资源的评估提供量化的分析依据,也为地下水资源的动态监测提供一种全新的可行的技术手段,将便于水资源行政主管部门根据地表径流和地下水的变化进行合理的水资源调控,从而最大限度地满足经济建设的用水需求,使越加尖锐的水资源与可持续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得到较好的解决。

冲锋在震灾重建的前沿

1976年8月下旬,为监测和研究唐山地震变化趋势,服务震后重建,国家测绘局下达了京津唐张地震水准会战任务。国测一大队接到任务后,迅速将刚从青海、川西、陕北等测区抽调回的人员编成10个新的精密水准测量组,共约130人。测量小组匆匆赶到北京,第二天便开始测定仪器。

一等精密水准测量工作要求非常细,通常四五十米设一观测站,每测一公里一般要精确读出200组数据,进行175项误差检核,其往返观测误差不得超过两毫米。测区水准路线交织成网,时间紧、任务重,每位队员都感到压力很大。 

队员们每天天色刚亮便出发,从早到晚几乎都在小跑着干活。晚上,观测员和记簿员要用算盘计算出每日观测的上千组数据,直到深夜。 

进入11月中旬,华北平原非常寒冷。扛标尺的队员跑了几公里还未出汗;记簿员的手冻得像个面包;观测员鼻子通红,鼻涕不断。夜晚,大家睡在用木棍、草席搭就的防震棚里,呼啸的寒风从四面大大小小的孔洞吹进来,像刀子一样。 

11月23日,会战任务胜利完成。大队10个小组共突击完成了800多公里的精密水准测量任务,成果良好,无一返工。这些测绘成果为监测和研究地震变化趋势,为赶测震后大比例尺地形图、重建唐山提供了重要的测绘保障。

电厂安全的监护人

韩城发电厂位于陕西省韩城市区约4公里处横山脚下,其装机容量为38万千瓦,电厂与象山煤矿相邻顾属坑口电站。72年开始建厂,76年投入生产,20年来该电厂为陕西的经济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1982年厂区出现形变,情况日趋严重,造成厂区部分建筑物及设备构建发生形变,个别设备已遭受损坏,严重危及电厂安全生产。经调查,认为是东侧横山滑坡所致。为此,该电厂曾邀请多家单位,采取多种手段对滑坡动态进行监测,并于85年投入5000万巨资开始了大规模的“抗滑抢险”工程,至90年工程基本结束,治理工程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厂区缓慢变形并未停止,滑坡仍在活动。

1993年秋,该厂主厂房B排18号立柱出现严重裂缝,引起西北电管局及电厂高度警觉,并及时做出了“提高监测精度,把握变形趋势,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安全生产”的决策。

1993年11月,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接受西北电管局及电厂委托,承担了对主厂房B排柱进行定期监测的任务,要求对主厂房框架建构的三维变化提供准确、及时的信息预报。

国测一大队接受此项任务后,以高度负责的主人翁态度,在设备密集,管线交错的复杂条件下,精心布设了监测方案。整个监测网分层联结,立体交叉,图形结构严密合理,是变形测量中独特的控制网。为完成该项监测工程,满足电厂提出的<±3毫米监测精度要求,该队投入了最好的仪器设备,选派了精干的作业队伍。在施测中,考虑到电厂内强磁场的干扰,无法其用激光测距,该队采用24米和8米铟钢基线尺丈量控制网边,作为长度基准;厂区外则采用世界精度最高的ME5000精密激光测距仪做边网控制,并在场外500米以远的山体上设置了基准点,以此作为变形监测的参照,从而准确反映主厂房整体和地面的变形动态。

1994年4月,该队对4次监测资料综合分析,发现主厂房B牌框架主体向西倾斜,其最大倾斜量已达180毫米,平均月增量2毫米。这一信息得到西北电管局和电厂的高度重视,并向国测一大队提出了扩大监测范围的要求。同年5月,国测一大队又承担了A、C两排立柱的监测任务。94年9月,根据监测资料反映出B、C两排立柱及6个磨煤机基础变形的累积效应日趋严重,变形速率以每月+2毫米的速度累加,整个主厂房基础向上垂直升移,变形速率加快,该队及时提醒电厂以引起警觉。同年10月,电厂邀请有关专家进行会诊,当时个别专家提出质疑,认为如果监测资料可靠,以建筑力学的角度分析,主厂房框架结构将会产生较大范围的裂缝,甚至个别立柱断裂。为此,电厂立即邀请有关单位对主厂房建构框架进行详细普查,结果发现长短不一、宽窄不等的裂缝135条,部分横梁及立柱已形成断裂现象。电厂立即采取了应急性加固措施,确保了电厂的安全生产。事后,电厂及有关专家高度评价了该队信息预报的准确性,并在一份专家综合分析报告中这样写道:“国测一大队对主厂房所进行的变形监测,时间虽短,但所提供的成果资料是详尽的,重要的,资料作反映的变形动态,已为事实所证实”。

1995年3月,根据多家监测资料显示,滑坡已进入应急阶段,西北电管局及电厂特邀40多位专家代表,其中电力部总工、安全监督司司长应邀到会,经过分析研讨,一致认为滑坡引起的主厂房变形已危及电厂安全发电,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治理。为此,电厂又投资3000多万,进行抗滑治理,并再次扩大了监测范围,监测周期也从原来的每50天一次改为每月一次。

随着抗滑治理工程的逐步深入,变形速率渐渐平缓,96年电厂提出每季度监测一次,国测一大队因监测资料可靠,故监测范围再次扩大70%,在不足150×150平方米的主厂房内,国测一大队目前已布测控制点156个,变形监测点422点,基线边140条,精密测距边72条,水准点508个,构成了一张规模宏大、构图严谨,分层连接的主体控制网图。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孔祥文教授称之为工程测量的“天下第一网”。

两年多来,国测一大队对主厂房已进行了19次监测,采集了大量的变形信息资料,发现了许多电厂在安全生产中不容忽视的变形情况,为电厂安全发电和抗滑治理工程提供了好的科学依据,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得到了西北电管局及电厂的高的评价。同时,两年多的工作实践,也为该队积累了丰富的大企业变形监测的经验,为走向测绘市场开辟了一条新路。

韩城电厂主厂房变形监测仍在进行,该队仍将一如既往,为电厂抗滑治理工程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为电厂安全生产做出应有的贡献。

国测一大队副大队长陈永军曾在韩城电厂干过多年测量工作,他说,测绘队员在高温、嘈杂的电厂作业,十几年如一日,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奋斗的精神,用血汗构建了一张监测精度非常之高的动态信息网络,及时准确地为电厂安全发电和抗滑坡治理工程提供了科学依据。

为跨海大桥提供科技支撑

近年来,国测一大队在跨海高程传递测量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填补了测量学科的一块空白,满足了建设现代特大型桥梁的测绘需求。国测一大队科技人员用世界先进的仪器装备,运用跨海高程传递测量技术,为苏通大桥、深港西部通道、上海市东海大桥、舟山市大陆连岛工程、广州市东二环珠江大桥等重大工程提供了高精度的测绘成果。

苏通长江大桥

在2002年起承担的苏通长江大桥测量项目中,高程控制测量的两岸高程传递是迄今为止国内外测量界的一道技术难题。大桥横跨江面近6公里,要在如此超长距离的江面上进行高程传递,且误差不超过8毫米,达到国家二等水准测量精度,难度之大可以想见。国测一大队的工程作业人员经过认真试验,制定缜密的施测方案,选择最佳观测时间,提供了符合精度要求的成果。

苏通大桥横跨江面近六公里,两岸高程传递成为此次测量的重头戏,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测量界的一项空白。为了能顺利啃下这块硬骨头,填补测量学科的这一空白,国测一大队配备了世界先进的仪器装备,制作了专用测量觇标,派出了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作业人员。但迷雾茫茫的长江上看不到对岸,遇到一个雨过天晴、微风习习的好天气,打仗的日子也就到了。这时候成像清晰,风吹雾散,全体人员全部紧张起来,认真布置,精心安排,快速出击,只是拼命地测,根本无暇顾及其它。有好几次,刘晓东和孙诚的晚餐都是在夜晚十一点后在渡轮上用的。张亚东、刘晓东两位观测员不愧是虎将,工作兢兢业业,遇有对岸来风,眼睛被风吹得直流泪水,但为了对向观测顺利同步进行,他们从不喊停,更不休息,直到工作全部结束。司机郭江海同志在行车中,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用他的话说,车一上路,就得眼看、耳听、鼻子嗅,发现异常立即采取措施,把一切不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中。GPS中队在苏通作业时,郭江海成了大忙人,每天除了正常接送观测组外,还逐点送水送饭,得到大家一致好评。

回到西安,喜悦挂在每个人脸上。精测队的同志为苏通长江大桥能早日建成、长江天堑能早日多一通途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是苏通大桥的开路先锋。

国测一大队完成的“苏通长江公路大桥桥位首级平面和高程控制网布测”项目,在专家鉴定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该项目从设计、墩标建造、外业观测到数据处理的全面实施,其技术路线科学,方案合理,成果精度高,特别是长跨度、高精度的跨江三角高程测量难度大。其整体成果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这为国测一大队其后进行的香港至深圳的港深大桥工程控制网的建立与施测、上海市东海大桥跨海高程联测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深港西部通道跨海测量

深港西部通道作为香港回归十周年的献礼工程备受瞩目,国测一大队承担了这一工程的前期测量任务。

2003年8月5日,国测一大队精密工程测量队一行十四人南下香港。盛夏的香港酷暑难当,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穿过闷热的灌木丛,肩扛近70斤仪器设备,爬上一座座山头。他们挥汗如雨,一鼓作气登上山顶。因为时间限制,他们必须在10天内完成所有任务。队员们拧成一股绳,严密部署、起早贪黑、争分夺秒地跟时间赛跑。

有几个观测点在乱草丛生的坟茔间,为实现连续观测,队员们要在观测点上坚守60个小时,不间断地采集数据。香港同行惊叹,“你们不怕鬼吗,我们进行观测时都是四个人同时上山。”

经过三天两夜,测量队员撤离山头时个个双唇干裂,皮肤被晒得紫红。

在平地测量,队员们冒着高温在马路上一路小跑,一个个大汗淋漓。他们之中很多人已经被汗浸烂了大腿根,晨起时血迹染红了床单。队员郭庆生刚刚干完三天两夜的观测,又投入到平地测量工作中。看着郭庆生肩扛标尺疾跑如飞,谁也没想到他的肩膀被磨烂,还要忍着腿根的痛楚。

8月22日,香港路政署高级大地测量师黄炳林先生致电:贵测量队伍在香港短短十天时间内完成了GPS及高程的外业工作,效率令人佩服。

服务文物保护

大雁塔从倾斜到回弹

名闻遐迩的西安大雁塔是古城西安的标志性建筑和著名的旅游景点,1962年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始建于唐永徽三年(公元652年),是唐高宗李治为安置高僧玄奘从印度带回来的佛经而建造的。在1300多年的风风雨雨中,大雁塔经历了70多次地震,再加上历史上频繁的战争和近代超量开采地下水等原因,塔身出现倾斜现象。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有关部门曾几次组织对大雁塔进行监测,1964年测得塔身倾斜873毫米,1983年测得塔身倾斜998毫米,同时发现塔身及其周围地面每年下沉70至80毫米。

为了切实保护好这座千年古塔,1983年,经西安市文物局申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大雁塔倾斜问题及其加固的研究”科研课题正式立项,项目由大雁塔保管所负责。这个项目含8个子项目,主要包括测量、水文调查、地质调查、抗震试验、塔的内部结构分析等。1985年,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承担了大雁塔变形监测任务。

这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监测的项目包括:塔身总体倾斜监测、沉降监测、日照变形监测、塔身尺寸测量以及塔周围地面沉降监测等。最初确定为每年测3次,连测3年。当时大雁塔管理部门只能拿出所需监测费用的三分之一,但时任国测一大队大队长的王育城郑重表示,这是为重点文物保护作贡献,就是赔钱我们也要干。

从1985年至1987年3年间,国测一大队按照既定方案,建立了大雁塔高精度地面控制网,进行了一等水准观测;以塔心为圆心,在半径一公里范围内进行了二等水准观测;使用精密的天文大地测量仪器,记录了12万个观测数据,所获得的成果资料精确反映出大雁塔的倾斜量和倾斜速率,塔身、塔周围地面沉降量和沉降速率。研究人员发现塔的倾斜与地面下沉密切相关,还发现这座千年古塔南北定向建造方位与现代精密天文方位角只差8分。

在1987年召开的大雁塔变形监测技术成果鉴定会上,专家们认为,国测一大队的监测方法有创新,技术先进,观测数据精确可靠,数据处理分析详细,平差计算采用了新的数学模型,大大提高了计算结果的精度,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这项工作不仅为保护大雁塔积累了大量的科学数据和资料,也为高层建筑物变形监测提供了新的观测方法。为了便于对变形原因进行分析,专家们建议此后继续开展大雁塔变形监测,并且适当延长监测周期。这个建议被大雁塔保管所采纳。在随后的十几年中,国测一大队增加了监测项目,即对塔座及近处地面沉降点的监测和塔身结构稳定性的监测。他们的变形监测为大雁塔建立了全面、系统和详细的“健康档案”,为大雁塔的保护提供了及时可靠的测绘保障。

监测结果表明,大雁塔在1985年至1998年间,塔身中轴线有向南偏东回弹的趋势,塔身总体倾斜量近3年已不再递增,而是逐年减少。这与西安市引入黑河水,减少抽取地下水有关。  

在监测过程中,国测一大队涌现出许多动人事迹。

为了在塔顶安置测量用的觇标和棱镜,测绘队员腰系保险绳,像壁虎一样,踩着窄窄的砖檐,全身紧贴塔壁,一点一点地向前挪步。这样惊险的动作让游人们不禁发出惊呼,但队员们镇定自若,毫无惧色。

盛夏的正午,太阳晒得人头皮发烫。而测绘队员们在进行塔身日照变形监测时,从日出到日落,一呆就是一天,每隔一小时观测一组数据。暮色降临,最后一批游人离去,喧闹了一天的大雁塔静寂下来。此时,测绘队员又架起水准仪和标尺,开始测量,空洞的塔内不时响起队员们的读数声,直至明月当空。寒来暑往14载,测绘人员换了好几批,但团结拼搏、不畏艰难、认真负责的精神一直没有改变。

由于多年与国测一大队打交道,大雁塔保管所副所长吕乐山对这支队伍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说,国测一大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在大雁塔保护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监测工作量如何变化,情况如何复杂,他们都能把工作做得很出色。他们良好的信誉、严谨的作风、认真的工作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对大雁塔的监测工作要坚持下去,和国测一大队的合作也将继续下去。

今天,又有一个崭新的课题摆在国测一大队面前———用三维动画和多媒体等技术建立大雁塔综合地理信息系统。这个系统集存储、查询、统计、分析功能于一体,涵盖面广,主要是以大雁塔建成1300多年来丰富的文档资料为基础,配以音乐、解说、图片等,详细介绍大雁塔的地理、历史、人文和结构、地质等情况,展示大雁塔独有的建筑风格,还收入了历次变形监测数据及分析资料。

从1985年起,范保全就参加西安大雁塔的倾斜监测工作。20多年的监测实践与理论上的探索让他成为这方面的知名专家。陕西的文物古迹多,历史的风雨让这些古迹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损坏或正在遭到损害,文物古迹损害程度监测有广阔的市场前景。退休后的范保全成为公司高薪聘用的对象。在国测一大队,也是队宝级的人物,大队需要他回队工作。在高薪与需要之间,范保全选择了后者。他说:“我在国测一大队干了一辈子,总有点割舍不下。在外面找个事做也可以,但我总觉得没有在队上踏实。虽然清苦一些,但心情是舒畅的,只觉得是在给自己做事。”

为秦俑科学规划服务

应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委托,国测一大队承接了秦俑博物馆扩建工程的控制及数字化地形测图任务。

为适应旅游事业的发展及秦俑文物保护的需要,秦始皇陵公园、秦始皇陵博物院作出规划,对秦始皇兵马俑馆进行扩建。这一工程以现秦俑馆围墙为基准,向东延伸550米,其它三个方向各自向外延伸500米。扩大的面积约为1.9平方公里。在这一区域内,国测一大队的施测任务是:埋设标石18座,采用全球定位系统进行控制测量,施测四等水准观测14公里,用1∶1000比例尺进行数字化地形测图。

国测一大队二中队组织了一支近20人作业队伍,满足文物单位的急需,在20天内顺利完成全部内外业任务。

围墙上跑来跑去

王家峰2002年大学毕业,来到国测一大队。他深信,在这里可以全面提高自身素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王家峰被分配到二中队,随即奔赴临潼测区。这次工程时间紧,质量要求高。王家峰来到第三作业小组。测区内大都是居民地,还有一些田地。最难测量的就是那些形式多样的居民地。有时为了测那些点,还必须把仪器架在房子上,就是这样有些地方还是测不到,难度可想而知了。可是小组长却说:“就是一个房子一个房子地量,也要把图测完!”对于一个新手,有好多东西虽然学过,但是要让去做,还真做不了。小组长率先示范,拿起棱镜一会儿跑这,一会儿跑那儿。小组长有时候在高达2米的围墙上跑来跑去,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王家峰新眼目睹的。

测区里除了房子多,就是厕所多,几乎每家门前都有厕所。为了测点,没办法,还必须进去!有的厕所还行,不是多臭,有的简直是连气都呼不上!到了人家房子里面测量是常有的事,好的就是临潼人还真好,我们进去后,还很热情,用陕西话问我们“HUO(喝)水不HUO”,通常我们便回答“不HUO谢谢您!”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竟然有幸来到了发现兵马俑的那个人的家里,一进门,老人家自己就说了起来,我们测量过后老人家还对我们说“来小伙子吃个饼!”

打造信息化平台

信息化进程一日千里,测绘工作者担付着建立空间信息平台的重任。

1997年,某沿海城市在城市信息化进程中遇到困难。该市原有的测绘成果因测绘单位不同、测绘时间不同,没有进行统一的平差计算,致使测绘成果各成系统,网与网之间存在着较大的系统误差,给城市信息化、规范化管理埋下了隐患。该市先后请求多家测绘单位帮助,但均未解决。如果已有的测绘资料推倒重来,不仅会损失数千万元的投资,而且影响地理信息资料的连续应用。国测一大队承揽到这一任务后,反复研究论证,拿出了包括统一坐标系建立、旧控制网改造、6000幅地形图数字化、1万多幅地形图数据转换的一揽子方案,并组织人员进行相关软件的编制、开发与调试,在周密的安排和严格的控制下,大队圆满完成了这项浩繁的工程,为该市挽回了不必要的损失,也为该市启动数字城市建设提供了一个可靠的、高精度的地理空间数据基础框架和平台。目前,这个市在此基础上,已开发出规划管理信息系统、基础地理信息系统等11个信息系统,为国土利用、城市规划、工程建设提供了保障。

在开发油田的沙漠中痛哭

1993年,国测一大队三中队来到新疆克拉玛依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为油田开发作前期测量工作。三中队副中队长霍保华等4人在那里碰到了30年不遇的大风雪,雪深齐膝,夜里温度降到零下35度,冻得实在睡不着,就到火堆旁烤火取暖,再回帐篷睡觉。有一次仪器出现故障,修好后重新开始作业,已是半夜一点多。他们一口气干到凌晨4点才收工。从作业点到驻地十几公里,几个人穿着鸭绒衣裤,扛着几十斤重的仪器,走了四个钟头,直到早晨8点才返回驻地,身上一点儿汗都没有出,人人冻得脸发紫,随身带的酒精都点不着了,进了帐篷,谁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喝水充饥。

一次,霍保华乘坐的沙漠车在下坡时路滑翻车,撞到挡风玻璃上,粉碎的车玻璃扎伤了他的头和脸,过了许久,司机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一把抱着霍保华失声痛哭。霍保华安置好司机,想到同伴们都在别的测量点上等他同时打开GPS接收机呢,于是背起仪器向沙丘走去。当离点还有200米的时候,他实在走不动了,只好一路将身背的设备丢在沙坡上。走到点位,把仪器放下,再折回头把丢下的设备一件件拿到点上,然后通过电台与同伴们联络,打开机器开始测量。霍保华这天一直干到下午4点才完工,艰难地回到驻地时已是晚上9点,这才顾得上清理伤口里的玻璃碴子。

晕倒在海港测量现场

1999年7月初,国测一大队一中队党支部书记房宽宏带着队伍来到天津新港,进行码头变形测量工作。7月20日,大家开始埋石工作,总共有48块石头,原计划是一天的工作量。当时正赶上京津塘地区几十年不遇的高温天气,室外温度已高达三十九度,炽热的太阳烤得人实在受不了,更谈不上干重体力活儿。到下午两点多时,标石还剩下9块没埋。这时,房宽宏已有脱水的反应,大家让他休息一下。可他却坚持说再顶一下困难就会过去,就这样,大家艰难地埋完了剩下的几座标石。等埋完最后一块标石,房宽宏脱水晕倒。

战高温服务西气东输

2003年7月30日至8月30日,国测一大队一个四人测量小组在上海市执行西气东输管道沉降一等水准测量工程任务。上海市正赶上百年不遇的持续高温,测绘队员每日5点30分出工,不到8点钟气温就上升至36度以上,最高时气温达42度,站着不动都汗流浃背。队员们走不了多远,都汗如雨下,衣服湿透,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测量仪器烫得让人不敢摸,最烦的是记簿用的笔记本电脑“热死”多次,几天的测量成果全部丢失,只好重头再来。

这次测量的路线多数在庄稼地、荒草地、芦苇荡中,费工费时,出力不出活。测量队员在密不透风的芦苇荡里跋涉,上晒下烤,令人窒息。大家在泥水中趟行,寻找点位。有的点位被山一样的建筑垃圾埋没,费了很大力气也挖不出来,更令人急得上火。顶酷暑、战高温,连续作战,毫不懈怠,测绘队员最终凭着顽强的毅力,圆满完成了工程任务。

精测运动会泳道

为迎接1999年在西安举行的全国第四届城市运动会,陕西游泳中心要建一座亚洲一流的游泳、跳水馆。泳池的长度必须符合国际标准,即长度标准距离为30米,其误差不得超过1毫米,且不得出现负值。1998年,国测一大队运用高精度的仪器,采取严密的测量方案,对10条泳道进行精确放样和跟踪监测,精度达到0.2毫米,泳池顺利通过国际泳联的认可。国测一大队的测量手段得到了日本和澳大利亚专家的高度赞赏。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