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英雄铁军 魂系祖国

身体力行 薪火相传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02:47

20081月下旬,我国遭遇数十年未遇的冰冻灾害。在冻雨肆虐的贵州,国测一大队队员们仍在密林沟壑中紧张作业。因为灾情严重,测区无法进入,临近春节之际,国测一大队六中队职工李磊等七人不得不从冰雪覆盖的贵州山区收测归来。他们驱车1500公里左右,与冻雨、风雪“角逐”,原本只需两天的路整整走了六天。春节刚过,他们又远赴云南,奔赴测区。

这些年轻的队员在困难面前斗志昂扬。李磊通过电子邮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没有抗不过的风雪,我们这点苦与老一辈比又能算什么?”

在市场经济发展的新时期,国测一大队的作业区域从大西北延伸到东南沿海,从人迹罕至的戈壁沙漠延伸到喧闹繁华的大城市,然而这些干部职工为什么多年来始终如一地保持过去的那么一股精神,那么一股热情,那么一股干劲?

李俊义,武汉大学测绘学院大地测量专业本科生,这样对记者说:“到国测一大队工作已有两年了,老同志们作风过硬,热情饱满,对他影响很大。记得第一次到野外作业,早晨起来,月亮还挂在西天,可身边的老同志郭庆生已到山巅架好仪器。队里的老同志干什么事都是率先士卒。这种身体力行的作为是最有感染力的。”他说:“郭庆生的作风正派,每天最早来上班,把办公室打扫干净。他的技术很精,日常出现点问题,修理工作他几乎包圆了。这些老同志默默无闻,不张扬,从不为名利,对年轻职工影响很大。”

在国测一大队,老职工传帮带,从没有什么动人的语言,全靠身体力行。

不能想象他是怎么忍受的

1998年,何志堂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毕业。怀着对未来的几份憧憬、几份迷茫来到了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7月的新疆正是骄阳似火的时候。白天,帐篷里比蒸笼好不了多少。汗流浃背,无处可藏。还要不时的上到小山上去想办法给仪器降降温;夜晚,狂风四起,仿佛即刻就要吹翻帐篷似的。不时的要固定帐篷,查看仪器是否完好。黎明时,风停了,不热了。刚迷迷糊糊想睡一会儿,又该给仪器换电池了。这些对每日生活习惯固定的大学生来说,与其说是不适应,不如说是痛苦。当整个联测结束后,大家聚在一起,何志堂才知道,他的点位是条件最好的。黑风、暴雨、洪水其他人谁没遇到?如此艰苦的过程,他们为什么一个个还是谈笑风生?

青藏高原甜水海附近219国道上,前面车辆卷起地面上厚厚的尘土,遮住了视线。只好停下来。等灰尘散尽,路怎么不见了?是的,路不见了!茫茫高原戈壁,虽然说是国道,并不像内地的公路。它没有柏油;没有沙石;甚至没有路基。所谓路仅仅是平时过往车辆压出的横七竖八的车辙。在一个第一次上高原的人看来可不是没路了?

何志堂至今也不知道那次陷车的是什么地方,只知道是11月在西藏。去时不过一尺宽的小溪,回来路过时却已是50多米宽的河道。勉强走到中间,再也不敢走了。任光同志光着脚丫,挽起裤腿,下河为小车探路。一小时后,走出险境。当时气温零下二十多度,刺骨的冰水,这个大学生是不能想象他是怎么忍受的。

他为队员背回冰块

有一年,国测一大队老职工高西江带领二中队30多名测绘队员,在海拔5000多米的藏北高原执行国家一等水准复测任务。由于进藏人员少,业务骨干力量不足,他以身作则,带头下队作业。因高原缺氧,反应很大,一个小组的组长晕倒了,高西江二话不说,顶替作业员,扛起沉重的水准仪,带领小组继续工作。他忍着强烈的高原反应,既要抓好全中队的生产进度和成果质量,又要带好小组。在他的带动下,他所在小组齐心协力,第一个出色地完成了全年生产任务,返回基地。

还有一次,高西江领着他的中队在藏北地区已经两年的时间了。当西安还是秋高气爽的时候,西藏拉萨已经步入冬天了。拉萨河清凌凌的水波不再流动,河面结冰白茫茫一片。高西江站在拉萨河边,觉着这也是一种美丽,不忍心下河砸冰取水。但拉萨河的冰块是队员们在测区的生活用水来源呵。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高西江背着冰块返回住地。队员们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那些小伙子们正在用摇把发动车。

“不是体力好,是毅力好”

施仲强是重力专家,也是个吃苦耐劳、善打硬仗、具有开拓创新精神的测绘队员。一位年轻队员和他一起到珠峰执行重力测量任务。

几个交汇点海拔都在6000米以上,非常难上。上西绒布点为最难,年轻人上一个单趟要七八个小时。对于一天能否跑一个来回,藏族高山向导毫不犹豫地说:“我行,你们不行”。,大家都担心一天跑不了一个来回,已40多岁的施仲强考虑了一下说:“我可以。”

第二天,天刚亮,大家就出发了。在海拔6000米左右每走一步,就要喘三口气。为了赶时间,谁都没敢歇口气,沿路过冰川、爬绳索,晚上赶回来了。那位藏族向导对着施仲强竖起大拇指说:你们行!

有人问施仲强:“你的体力怎么这么好?”他说:“不是体力好,是毅力好”。

正是靠着这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他克服了一个个困难,顺利地完成了所有任务。年轻队员把施仲强作为学习的榜样,因为他“随时随地展现着我们测绘人优良的品质”。

新老队员的“代沟”

20066月初,在新疆哈密市附近的一条公路边上,国测一大队队员正在执行中国地壳运动观测网络任务。队员们在公路旁搭起帐篷。早上不到八点,帐篷已像个蒸笼;中午就不用说了,酷热更是让人喘不出气来;直到晚上十点,太阳余辉才渐渐落下,能感到一丝凉气。附近是一个垃圾场,苍蝇飞舞,队员们午睡起来,床铺上到处是压扁的苍蝇。

一个新队员说,这里的生活条件恶劣得超出想像;但是老队员说,这次观测任务一共有9个点,这里是生活条件最好的一个点。

沿着前辈的足迹前进

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测绘人”这个名字。他们仅能用自己的双腿为后来者踩出轨迹,为以后的开发、发展、利用绘制出早期的地形图。每一个油矿的开采,每一个矿产的发现,每一项大型水利水电工程的完成,我们想到的只是“石油人”,“地质人”,“水利水电人”,可是,你是否知道,同样有许多测绘人为了这些工作的顺利完成寻路、探路、绘图洒下他们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2003年,青海测区。

感觉好像是刚刚睡下,就听见外面匆匆忙忙嘈杂的脚步声。于是,王家峰也赶紧用劲睁了睁眼睛,强制自己从被窝里爬出来。帐篷里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被子呀、衣服呀、鞋子呀全都被露水打得能拧出水来。赶紧披上湿漉漉的衣服,匆忙钻出这几尺见方的帐篷,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天灰蒙蒙的,远处的山也依稀只能看见它黑而朦胧的轮廓,拖着整夜也休息不过来的疲惫的身子,机械似地向附近的小溪走去洗漱。清澈见底的溪水冰冷冰冷的,缓缓的从山上淌下来,但清清楚楚地能看见一些似鱼又像蝌蚪的一些东西在悠闲地游来游去,舀水刷牙时,一不小心就会跑进你的嘴里,那种滋味是可想而知的。测绘人野外测量“打游击”一星期不洗脸刷牙是很正常的,这次有水洗漱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吃饭,仍然是很匆忙的,拿起干了几天的饼,端上一碗开水夹着一包咸菜就这样在这空旷的原野上就着风送来的沙子吃着、嚼着。每个人必须吃下去,因为,几乎每天都有十几公里的山路在等着他们。

路上折腾了几个小时,11点到达点位。

一点钟开机后,雨越下越大了。测绘队员在一块石头旁避雨。雨水还是慢慢地把外面的衣服、中间的绒衣、里层的内衣一点点湿透,直到能感觉到雨水顺着肌肤流下来时,已经完全不需要避雨了。

三点多钟,下起了冰雹。呼啸的风夹着漫天的冰雹飞速的落下来,本来在雨水中浸泡了好几个小时的脸颊、脖颈、耳朵被冰冷的风侵蚀得早已没有了什么感觉,但当那每一粒指头那么大冰雹砸上去时,先是“倏”地一麻,继而又针刺般的疼痛传向浑身的每一块肌肉。测绘队员只能是缩着头,反反复复地看着表,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一点,到了四点,或许就可以收仪器回家了,尽管回到的是那个只有几顶帐篷的家!

七点钟收机,报话机里传来车的消息:他们已到河边,由于整天的连续降雨,河水暴涨,今晚不能渡河回家,所有人员必须在车里过夜,等天亮后,再观察河水变化情况。

九点多钟两个队员到达车上时,还有四名同志由于距离过远及高山阻挡信号的缘故全都失去了联系。中队长及家里的所有人全都守在报话机边,焦急地等待着进山里的同事的消息。

夜里零点,报话机里传来这样的声音:喂,各位同志听到了吗,我们找不到走向我们车的路了,请把车灯尽量地放亮一些,或许能看见,我们沿着车灯走!

凌晨一点,报话机:我们离车还有一公里,实在走不动了,你们沿着我们手电光的方向来接我们吧!

当接到四名测绘队员时,他们佝偻着头,肩上背着仪器,互相搀扶着在茫茫原野上晃来晃去。把他们扶到车上,端上仅剩下的一点点开水让他们喝下,他们四个才稍微能喘过气来。一位同事突然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匆忙拿起了报话机:中队长,各位同志们,我们四个安全到达车上了,请大家放心。我们来回走了四十多公里的路,没有碰到一只狼;去的时候淌过了三条河,回来的时候怎么突然地变成八九条深河了;水到胸口处,我们四个是搂在一起过河的,浪子把我们打得东到西歪,但是我们很幸运还都过来了;山里的冰雹鸡蛋那么大,不过,头上的疙瘩比那要小一点,请大家放心。

一位测绘队员写道:“每天,背上沉重的仪器和脚架沿着羊肠小山路攀缘,累,你怕吗?

每天,大半时间陪伴你的是仪器和脚架,孤独寂寞,你受得住吗?

每天,反反复复日子总是那样平平淡淡,生活的单调,你会抱怨吗?……

我不知道,面对这些问题,你会怎样的回答?我只想告诉你我的答案——无怨无悔!“

他写道:“我正在沿着我们测绘先驱,测绘前辈们光荣的足迹前进,我不想把他们的路说成什么平凡中的伟大;他们的品格什么至高无上;他们的行为什么可歌可泣。至少,他们为了工作要战胜别人无法想像的困难,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孤独和寂寞,冒着生命的危险在风霜雨雪,高山峡谷中摸爬滚打。”

测绘人付出这么多,收入又如何呢?一位大学生在被冻得浑身打颤,被饿得饥肠咕噜叫时,说了一句牢骚话:挣这点钱真不容易,这一个月工资还没有我一天卖仪器的提成多。

永不忘记英雄前辈

白晓晶, 2003年毕业进入国测一大队。

入队教育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荣誉室那一排排样式各异,挂放整齐的荣誉证书,锦旗和领导题词。看着它,白晓晶仿佛看到大队艰苦奋斗的历程,这些都是几代测绘人用血汗甚至生命换来的,是大队的宝贵财富,更是大队不断前进和发展的见证。

那些日子里,最让白晓晶感动的是那些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英雄前辈们,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的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情。他们,确确实实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测绘事业中,在生活的历程中谱写出了一曲曲壮丽的诗篇。没有人会忘记,在高山缺氧,沙漠缺水,严寒酷暑这样的恶劣环境中,前辈是如何用他们的满腔热血甚至于生命来换取任务的完成和宝贵的测量资料:永不会忘记,前辈们在沙漠中断绝水源干渴致死的事实;永不会忘记,前辈们用生命来保护仪器和资料的伟大精神;永不会忘记,为了同事的安全而牺牲自己的高贵品质……

这一切的一切让年轻人热泪盈眶,热血沸腾,更加了解测绘人的艰辛历程,更加坚定干测绘事业的信心。

年轻队员的硬气

2007年夏天,国测一大队的年轻队员刘致峰等在贵州遵义附近承担杭瑞高速公路思南段测量任务。他们要在深山里埋石。刘致峰搬了一块石头,气喘吁吁地往上爬。一不小心,他被绊了一跤。他手腕上的动脉血管被划破,血嗞嗞地往外渗。尽管这样,他只是简单包扎一下,接着把石头搬上山,埋好石,做好点位。下山后,他的伤口裂开被缝了七针。

队员张小晶也在这附近选点,他和向导在草木丛生的山上探路,被惊起的马蜂蜇得浑身是疱。刚参加工作的张小晶疼痛无比。在一个县城医院,他躺在病床上疼痛钻心无所适从。第二天,他又主动提出原路返回。背着沉重的仪器,张小晶再次赶往那熟悉而倍感心悸的山林。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