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

攀雪山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21:14

雪山顶上的七天七夜

国测一大队老职工邵世坤毕业于解放军测绘学院,他永远难忘生命中的七天七夜曾在雪山之巅度过。

新疆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四周雪山环绕。在大草原的边缘,一座雪山直插云霄,陡峭的悬崖绝壁,令人望而生畏。国测一大队的测量小组要攀登到雪山顶上,完成六个方向的观测任务。

从草原的正面根本无法攀登,测绘队员只能绕到山的背后,沿着被风化下的小沟爬上去。

东方刚露鱼肚白,5人突击小组背上仪器和生活用品,向山顶冲刺。

由营地南行在缓坡上行走了四个小时,到了风化沟口,山势大变。这里距山顶只有300米左右的距离,但坡度很大,几乎是垂直的;沟的两侧是悬崖,沟内全是风化硅质麻片岩,坚硬锋利,上面覆盖了一层雪。队员们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登,身边白云相伴,脚下深不见底。

300米高度,队员们整整花费了十个小时。到达山顶,人人—身冷汗。

测绘队员无力将帐篷背上顶峰,只好把点位附近的厚厚积雪铲平,建立临时“床位”。所谓“床位”,就是在冰雪上铺—块厚帆布,再铺上狗皮褥子、—床棉被,人睡其上,仅盖—件羊皮大衣。

山上环境恶劣,其他三名测绘队员完成任务下山去了,邵世坤和记簿员武海宽两人留了下来。

太阳刚落地平线,山上西风陡起,飞雪弥漫,顷刻天昏地暗,气温骤降。邵世坤和武海宽急忙搭起一条“雪墙”,两人紧靠在一起,互相取暖。不一会两人都瑟瑟发抖,上下牙不停“打架”。

漫漫寒夜,谁能想象测量一个点会如此艰难!

雪山上的测点有六个方向,最长边50公里,最短边10公里,加之高山与草原比高太大,且常常雨雪交加、云来雾往,各个方向很难同时露出,这更增加了观测的难度。两名测绘队员只能坐等天机,眼巴巴地不时向各个方向眺望,—有机会便立即抢测。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又过去了,仅仅依靠两件皮大衣和一小袋干饼,两名测绘队员在雪山顶上坚持了七天七夜!

在这七天七夜中,他们没有喝一口热水,没吃一口热饭。渴了喝一口冷水或一把冰雪,饿了便啃一点冻饼,脸被寒风吹裂了,嘴肿得像油葫芦,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流……

谁能想到,在和平年代,为建设国家,必须有老一辈革命家的“上甘岭”精神。

优质的测量成果终于获得了。两名测绘队员下山时,浑身关节隐隐作痛,走路东倒西歪,全身如同一块没有知觉的门板。

然而他们很乐观,正如邵世坤所说:“我们胜利了,在祖国宏伟的建设蓝图中有我们的汗水与心血。”

测量天山最高峰

曾经在国测一大队工作多年的陕西测绘局原办公室主任路冠陆告诉记者,国测一大队曾担付测量天山山脉最高峰托木尔峰的测量任务。

为了高质量完成测量任务,国测一大队调集了精兵强将和各工种的技术骨干,如曾参加过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的邵世坤、薛璋、杨春和、吴泉源,以及以后参加我国第一次南极科考的刘永诺,还有齐昌家、戴其潮、张志林、刘高尚等高级工程师,又在全队选拔出30多位青年测量骨干,组成了这支精干队伍。

刘永诺以他那精湛的业务技术和登攀过珠穆朗玛峰的光荣经历,担任了任务最艰苦的天文、三角测量加强组组长。

测区平均海拔高度在4000米以上,大部分作业区域在海拔5000米以上,相当于华山主峰高程的三倍;这里气温在零下30度以下,一盆热腾腾的洗脸水,毛巾提起只一抖,便即刻变成冰布;空气中氧气含量只及平地的三分之一,许多专业登山队员也因高原反应强烈,头疼欲裂;冰川内,冰裂缝,冰窟窿、冰塔、冰碴比比皆是,除了蓝天,一切都是白的。

面对如此险恶的环境,刘永诺抢来了这次登山测量中最艰苦的西冰川测量任务。他系好结组绳,穿上冰爪,手持冰镐,身背仪器行装,加强组在他的带领下,艰难地开进了西冰川。

他们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座座晶莹的冰塔,躲过一个个深不可测的冰窟窿,一步步地在冰脊上挪动。探路的刘永诺脚下,不时闪开一条条冰裂缝。他一次次蹑手蹑脚地退回来,叫大家后退,然后再另辟新径。转过一片冰山,来到山坡。太阳光下,山顶的雪化了。雪水从厚厚的积雪下流淌,一脚踩下去,齐膝深的雪下边,雪水灌进鞋子里去,先是刺骨地冷,继而像针在扎,随后便是麻木。头一天,短短的几公里路,竟然走了9个多小时。

到了预先设计的山头上,把两顶高不过l米、长不过2米的尼龙帐篷在冰上搭起来,就算是他们的家了。他们啃了几口干粮,便各自钻进了睡袋。没一会儿,身下嘎叭叭乱响,他们爬起来一看,身下闪开一道道冰裂缝,无奈,只得搬家。一夜之间,居然搬了三次家。家搬完,天也亮了。就这样,他们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劳动。

白天,刘永诺带领大家在冰川中奔波,选点、造标志、观测。饿了,啃几口压缩干粮。渴了,喝几口罐头水。

晚上,劳累了一天的其他同志进入了梦乡,刘永诺却仍在零下30—40度的冰山上观测那像冰一样的星星。

气候酷劣、工作艰苦暂且不说,更难的是不能得到充足的睡眠。一天半夜,干完工作,刘永诺躺到睡袋中,冻僵的身躯刚恢复知觉,一阵雪夹着冰雹压了下米,把尼龙帐篷压倒了。他急忙钻出帐篷。呼唤着同伴们抬帐篷。然而,雪太厚,几个人怎么也抬不起来。他们只好在冰上依偎着、蜷缩着直到天亮。

当他们拆掉那轻如薄纱的帐篷时,在那冰上,清清楚楚地留下了四个水洼——四个人影形的水洼。那是用人体温溶化冰雪的印证,那是测绘英雄们用热血刻就的平放着的丰碑。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刘永诺和他的同伴们一直坚持了17天。这是拼搏的17天,闪光的17天。他们在那从未有人涉足的冰山雪峰上,出色地完成了测量任务。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