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

斗沙漠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20:39

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

国测一大队职工刘晓东告诉记者,有一次在沙漠腹地作业,几辆科考车从他们身边路过。他们从车上下来,非常惊讶!他们难以想象,这三两个测绘队员怎么有那么大的胆量,靠那么简陋的设备,在无边诡谲的大漠中一车独行。

测绘队员靠什么意志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

老职工宋长安的一个事迹也许能说明。一次宋长安小组在新疆天山附近的沙漠里开展水准测量。大家在茫茫沙漠中一路跋涉,沿途插标。等任务完成,他们往回赶时,路标被风沙淹没得无影无踪。迷路了,怎么办?在沙漠中迷路,这是生与死的时机。宋长安很果断地对队员说,你们把设备放下先走,我看着仪器。测绘队员都知道,无论如何,仪器不能丢,大家辛辛苦苦出来忙活一年,手中的测量仪器如同战士手中的枪,决不能丢。宋长安这么做,就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大家!

测绘队员在大漠中艰难探路,不久风沙停了,大家一步步走了出去。后来,测绘队员又把宋长安营救出来。宋长安舍生忘死的献身精神被传为佳话。

血肉换回的测绘成果

国测一大队四中队一组八个队员在新疆塔里木盆地作业。这里是无人区,中午,地表温度高达50多度,两脚踏进沙土,滚烫难忍;到了下午,狂风卷起尘土,铺天盖地,天昏地暗,风尘一过,八个人成了泥塑雕像。这里滴水难寻,两汽油桶水要用半个月,每次吃完饭,大伙不敢洗碗。在水准观测时,毒蚊子成群结队如轰炸机般在队员头顶盘旋。一次,队员们在红柳滩夜宿,刚一着地便睡熟了,等到天亮爬起,每个人浑身上下被蚊子叮满了红包,痒得钻心。有的同志拿一块干树皮往身上擦,鲜血直流。等队员们从戈壁深处走出来时,每个人的脸庞都小了一圈,平均每人瘦了11斤。

有人说,那一段测绘成果是用88斤新鲜的血肉换来的。

年轻的“老大爷”

国测一大队党委书记刘键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有一次,他在新疆沙漠测区进行测绘作业检查。大沙漠地区严重缺水,风大沙尘多容易钻入头发,刘键便把头发剃光,这样头上不钻沙子,洗起来也方便。刘键原本就瘦,加上风吹日晒一段时间,同事们都不认识他了。有人开玩笑说,那时的他活像从沙漠里走出来的“风干肉”。

刘键从沙漠测区出来后,路过当地一个小镇,一个小伙子看着他背着奇怪的东西,好奇地过来走过来问:“老大爷,你们是干什么的?”

刘键以为那小伙子在叫别人,就没有理会。但当明白那小伙子是在喊他“老大爷”时,愣了半天,继而心酸。等找到住的地方,刘键在镜中看到自己的形象,才明白那小伙子为什么尊称他为“老大爷”。

眼前的刘键,依然清瘦。他自嘲道:从事大地测绘工作的人,一天到晚有走不完的路,身上就挂不住膘,即使肚里有二两油,跑上几天测量,那油早就消耗了。

沙漠中丢失了骆驼

国测一大队队员刘永诺和同志们来到新疆塔里木盆地南端的沙漠里作业。一天早晨,他发现一头骆驼跑了。在沙漠里没有骆驼是不可想象的。刘永诺立即一个人顺着驼蹄印追了出去。烈日当空,气温高达摄氏40多度,他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感觉汗和唾液都被烤干了。在一棵红柳树下,他疲惫地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了波光粼粼的家乡水。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强烈的阳光晒醒,口渴难耐,他勉强排出一点尿,用手送进嘴里。一直到夕阳西下,他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驻地,张嘴说话,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那天晚饭,他喝了一大盆稀饭。

没日没夜大漠行

国测一大队老职工王永吉在新疆奇台沙漠作业,他主动承担起最困难、最艰苦的牵骆驼运输材料的工作。同志们在前一个点造觇标,他要将水和各种物资运送到下一个点去,他在茫茫大漠中寻找着一个又一个点位,运去一批又一批材料。多少天他不洗脸,不刷牙,白天翻沙丘,渴极了,才动用一点点驼峰上驮的宝贵的水,润润仿佛冒烟的喉咙。夜晚他就睡在骆驼身旁,天当被,地当床,和衣而卧,东方刚刚泛白,他又伴着清脆的驼铃声上路了。

终于有了水

1987年8月,一中队中队长苏凤岐带领一个小组向新疆北部额尔齐斯河畔的沙漠腹地突击。黄褐色的沙漠里沙丘起伏,他们转了两天才找到宿营地。那是一片芦苇丛,旁边搭三闻破羊圈。那天晚上,他们枕着一尺厚的羊粪,披着满天星光,睡得很香。第二天一早,苏凤岐带着一个小组,背着几十公斤重的器材和水,离开宿营地深入沙漠作业。太阳象一个大火球悬在沙漠上空,很快温度计的水银柱就打到顶头,他们在烫人的沙丘上来回奔忙,刚刚干到下午,带来的水就全部喝光了。天渐渐黑了,苏凤歧赶紧让大家往回返。翻过一个沙丘又是一个沙丘,无边无际,没有尽头,他们停下来想歇口气再走,一躺下谁也不想再站起来。口渴得难以忍耐,浑身象着了火。他们脱掉衣服,把身体埋在凉沙中,昏昏沉沉中有人觉得凉沙下边可能有水,便不停的挖起来,手指挖破了,水却一滴没有。18岁的队员小邢,想起父亲在沙漠被困时曾经靠喝尿走出沙漠,他强迫自己小便,把尿液倒进嘴里,其他人却干的连尿也排不出来。直转到半夜3点,苏凤岐等人才和赶来送水的工程师徐帮田等二人会合,7个人一气灌下20公斤水,倒在沙丘上昏睡过去了。第二天下午,他们才回到宿营的羊圈。第三天早晨,他们又步入沙漠,向更远的测绘点走去。

150公斤重的汽油桶砸中脚趾

90年代初的一个冬天,国测一大队党委副书记朱振坤赴新疆克拉玛依东面的准噶尔盆地腹地一个测区检查指导工作,条件异常艰苦,又遇上数十年未遇的大风雪寒流。朱振坤冒着夜晚气温零下35.5度的严寒和大家一道进行GPS B级网测量。半夜时分,他在送一个小组去新测站的途中,在崎岖颠簸的沙漠上,右脚大拇指被一个150公斤重的汽油桶砸中,趾骨骨折,疼痛难忍。但是他为了稳定职工情绪,简单包扎一下,硬是坚持工作到最后。20多天后他才走出沙漠,返回西安就医。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