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

走戈壁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20:21

“死亡戈壁”的人生经纬线

九十年代的一个夏天,国测一大队二中队又一次需要到当年吴昭璞光荣献身的地方——南湖戈壁去工作。南湖戈壁被人们称为死亡戈壁,在死亡戈壁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对队员们来说,进,要经历生与死的考验;不进,完不成国家下达的任务。在这严峻考验面前,测绘队员们毅然选择了前者。二中队平均年龄最轻的测量三组10名队员,在中队长张全德的带领下,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渡过了难忘的42个日日夜夜。

那里天晴时,天空没有一朵云,地面没有一丝风,太阳把她的全部热情倾注在这块不毛之地上。最热时温度高达50多度,一到中午,帐篷内所有的东西都是烫的。一杯开水早上倒的,晚上回来还是热的。队员们工作时,无论穿什么鞋,戈壁的热力都能穿透鞋底,热得他们难以忍受。那里异常干燥,带去的木箱不断地开裂,铺床的竹排一根根地折断。刚出锅的馒头,一下就能干透,每咽一口如同往食道里塞锯末。嘴唇牙龈同时出血,咬过的馒头往白纸上一按,就是一枚鲜红的印章。

那里位于全国著名的百里风区,每个星期刮三天6级以上的大风已成规律。有一次9级左右的大风将帐篷撕成一米左右宽的帆布条,整个戈壁昏天黑地,尘土飞扬,队员们两天两夜无法生火,只能坐在沙中,靠冷馒头充饥。

在那难忘的42天里,每一天都是那样的艰难。

多少次烈日当顶,骄阳似火,他们舐干了水壶中最后一滴水,忍着干渴,挥汗大干;

多少次他们披着星星出发,又戴着月亮回到帐篷,忍着剧痛将带着皮肉和鲜血的丝袜脱下;

多少次小伙子们停下手中的笔,将纸揉成一团,想绐远方的恋人写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在煤尽菜绝的最困难之时,他们硬咬着牙熬过了最后一个星期。

出来时,他们的组长躺在担架上,他们的组员步履蹒跚,但他们凭着勇气和毅力,在“死亡戈壁”织出了绚丽多彩的人生经纬线。

这种面临困境的事对我们大队的年轻人来说,几乎人人都遇到过,人人都能说出许多。在外业,一两天吃不上饭,是很平常的事,即使是死里逃生也没有多么新鲜。

是什么力量促使我们年轻的一代把老一代测绘队员的优良传统代代相传呢?是老测绘队员的身带言教、耳濡目染,是野外测绘工作的特殊环境条件,使大家产生了甘苦与共、生死相依的集体主义情感。

共青团员的风格

一个夏天,国测一大队队员们在新疆罗布泊北面的戈壁滩中作业。茫茫戈壁冷酷凄凉,真是天上没有一只飞鸟,地上没有一只走兽,到处都是青褐色的一片,没有一滴水,没有一点绿色,当地人称死亡戈壁.这里地表温度高达摄氏七十度,空中温度达摄氏五十三度。没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我们是怎样生活的,什么地方都是滚烫的。水在这里异常的宝贵,每个人都不洗脸,不刷牙,好省下宝贵的水供喝和做饭。有一天,队员们离开帐篷太远了,每个人的水都喝光了,大家踉踉跄跄地往回走,身上的汗象条条溪流往下淌,每个人都口干舌燥,嗓子里象冒火一样难受。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大家头晕眼花,步子越走越慢,身上的汗越来越少,最后终于无汗可出了。大家燥热难耐,气力不支,我们多么渴望得到水呀,哪怕一口水,一小口水也能让人振作起来。

此时,一位年轻的共青团员朱峰,临出发时特意多背了一壶水,在那象海绵一样的软戈壁里,背着沉重的器材,艰难地行走十几公里,多带一点儿东西都是沉重的负担。可朱峰为了防止航空摄影像片在酷热中打卷折断。他用毛巾包裹着像片。一位同志实在走不动了,躺了下去,朱峰见状,忙俯下身用这宝贵的“生命的源泉”滋润着战友干渴的身躯,拯救着战友的生命。难道朱峰不渴吗?不!他比谁都更需要水呀,由于长时间没有饮水,他年轻的面庞变得憔悴,他的笑容都变了形。鼻子嘴唇,牙龈干裂流血,吃过一口于硬的馒头,立刻被鲜血染红,我想,若是把馒头向白纸上一盖,那么立刻就会出现一枚鲜红的印章。

戈壁风雪中的奋战

1996年,一中队由甘肃的阿克赛来到青海茫崖一带进行一等水准复测,这是一段戈壁滩上废弃多年的旧公路,路面上是一道道水冲后留下的沟和裸露的路基,有的地方路基完全损坏了。这里眇无人烟,一中队四个小组50多人,全部搭帐篷住。进去之前曾打听到这里有一汪泉水,进去后一看,原来还是碱水,当地道班的人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拉水吃,一中队的队员没有办法,只能喝不洁的碱水,啃干粮,就咸菜,全中队人人拉肚子。作业区荒草萋萋,蚊子又多又凶,草蝎子到处乱爬,把人叮、蜇得浑身是包。

5月29日突然狂风骤起,七、八级的大风刮得昏天黑地,晚上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夜,气温从白天的30℃降到零下,早上起来,发现路边沟里积雪达四、五十公分,当地退了毛的骆驼一夜间被冻死了5匹。这雪星星点点地下了一个星期没有断,6月的天,队员们穿上了全套的羽绒服。刮大风雪的那天,有个小组的帐篷被风吹倒几次,最后用汽车挡风才重新支起来。晚上帐外面下大雪,帐里面下小雪,每个人的衣服、被子都湿透了。

周华鸣小组连续六天“打游击”,每天早晨4点起来,一直干到晚上11点才收工,有个队员不适应那里海拔3000多米的干燥气候,满嘴内外生了溃疡,不时流血,被迫送回西安治病。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