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

沐暴雨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19:14

深山苦雨中的守候

在国测一大队采访,队员们谈起艰苦,都对在陕南测区的作业记忆犹新。

在陕南测区,天气阴晴不定,为完成任务队员们经常冒雨作业。GPS 观测常常要持续92个小时,遇到连日阴雨,测绘队员在深山里无处藏身,只能蹲在积水很深的帐篷中苦苦守候,直到任务完成。

2005年2月底,国测一大队一中队参加陕西测区选埋任务的六个作业组告别亲人,奔赴陕南地区。

著名的秦岭山脉横跨陕南东西,树林茂密,山高坡陡,河流纵横。整个陕南测区,山地占95%以上。在崇山峻岭中执行GPS网和水准线的选埋任务,其困难可以预见,但困难再大,任务必须完成。

整个陕南测区,大多数水准线均处于两山夹一沟的峻岭山谷之中;两面是高山,一侧是河流,在各条水准线的踏勘中,如有原水准点破坏或丢失,要想找合适位置补埋,真得费尽脑筋。作业组的大多数GPS B级、C级点就是选在这样的地理条件下的。各作业组的同志们为了能选出最佳GPS点位置,要经过反复判图、分析,比对山势的缓急,树木的稀疏与茂密。再经过数次的实地勘查,既要便于选造,又要便于水准的联测,有时确定一座GPS B级观测墩的最后位置,要爬几座山头,经过三、四天的选点才能确定,尽可能使选埋点位选在最佳位置。

三月,关中春暖花开,秦岭山里仍大雪纷飞,冰雪覆盖。测绘队员的作业车多次被困在秦岭山上,山高坡陡,道路积雪,上下两难,只好配上防滑链向前行驶。有一次,由于路面冰雪太滑,车辙太深,小组的车辆被困在秦岭山最高的山梁上。前不归村,后不着店,车轮牢牢地卡在重车辗出的半米深的车辙里,整个车身顶在厚约50公分的冰层上。大家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济于事,整整在四面漆黑,寒气袭人的秦岭梁上呆了六个多小时。

“五一”节那天,一中队王毅民小组由于路基塌方,山高路滑,车辆被误在秦岭山里。傍晚时分,雷雨大风突然袭来。在这个劳动者的节日里,三名测绘队员在这秦岭的深山密林里忍饥挨饿。直到次日,雨停了,队员们才步行跋涉到山下村庄,找来车辆将小组车辆救出。

午夜从风雨中归来

2003年,国测一大队一个水准小组在江西吉兴埋设水准标石。忽然天色灰暗,狂风大作,铜钱大的雨点劈头盖脸砸了下来。队员们完成任务,急往回赶。车行不久,大灯被颠坏了。前面还有30多公里的山路,有20多公里还在维修。他们硬着头皮打开雾灯,在四周一片漆黑的雨夜,仅靠像荧火虫一样的雾灯艰难前行。司机郑伟头上黄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经过一段正在拓宽的道路,汽车陷进新垫的沙土中。队员们一起跳下车,几个人喊着号子推车。一声声号子划过滂沱夜雨。大家不停地捋着头上和脸上的雨水,很快都湿透了。汽车在冒出一股股刺鼻的浓烟后,缓缓地爬出了泥潭。瑟瑟发抖的队员在路上艰难跋涉,直到午夜时分才疲惫地回到驻地。

固原的急雨

六中队于2004年4月5日由西安出发,5月25日完成陕西省的4个点搬家到达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G017)点。该点在宁夏固原县西郊乡明家庄附近。

西北宁夏回族自治区属于常年干旱、少雨水地区,下场好雨就如同过年相仿。小组上点后工作、生活一切顺利,吃、住都在东风汽车上。常言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该点观测到了第三个夜晚,下起来绵绵细雨,第四天大早起来一看,地上已经有些轻微的湿意,天此时有些放亮,细雨像有些要停止的意思。我们看到眼前的情况,决定先把帐篷搭起来,防患于未然。因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常年干旱、少雨,天此时又有些放亮,原指望天气能够好起来,再坚持1天这个点就干完了。

就在下午4点左右,天气骤变,天上乌云急速汇聚起来,原本有些放亮的天空此时一片黑压压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忽然,天空下起了磅礴大雨,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东西,准备将汽车开到安全的地方。就在几分钟内,机耕路的路面上就积起雨水。一眼望去,一条微微发亮机耕路呈现眼前。行车小组组长李功已经将东风汽车发动起来向外就跑。我此时站在点附近,目送着东风汽车的身影,直到汽车拐过弯后,完全消失在视野中。这一刻我的心情犹如一块石头落了地。

此时的队员们已经全身上下被大雨淋了透,跑回帐篷中从里到外将衣服换了一遍,钻到被子里面以哆嗦的方式取暖。

雨中情

2003年7月初,国测一大队三中队来到鄂西恩施土家苗族自治州,进行车载GPS公路网测量。

第一个任务是联点。那几天一直时断时续地下着雨,欧阳师傅不厌其烦地排放着油水分离器里面的水,真气人,遇到没有一点职业道德的加油站了。

根据点之记到达指定地点后,一问当地老百姓,马上确定了这个地震网络点所在的那座小山,爬了半个小时的山路到达山顶,架好仪器,一切就绪后,天上的雨又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只带了一把雨伞,不能让仪器淋雨,把雨伞给仪器包打着。雨特别急,两名测绘队员浑身湿透。

好在旁边有人家。两名测绘队员在烂泥地里跋涉,惊动了老乡家的狗。老乡看到测绘队员,招呼进屋,搬出火炉让他们烤火。坐在红红的炉火旁边,寒意一下子消失了。大叔耳朵有点背,交流不太方便,但脸上总是洋溢着慈祥的微笑,又让烟,又沏茶。过了半小时,大妈回来了,原来她去街上买菜去了,大妈很能说话,和我们聊了很多,说了她们吃苦的过去和享福的现在,到如今赶上了好时代,家中一切都好,几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而且日子过得不错。老两口在家闲不住,种菜养牛。临近中午,雨终于停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在大叔大妈的热情挽留下我们下山了。

历风暴见彩虹

6月的甘肃晴空万里,火辣辣的太阳普照着大地。国测一大队测绘小组2004年6月15日到达GPS点永登(G083),该点位于甘肃省永登县城关镇高家湾村附近河谷边的山坡上。标石类型属于基岩GPS天线墩,这块岩石恰巧位于山坡边,所以帐篷理所当然就搭建在此。

炽热的阳光照在帐篷顶,帐篷里没有一丝微风,随之而来的是温度在逐渐上升;帐篷里人的心情也随着烦躁起来。脱掉多余的衣服和裤子是当时的首选项目。到了中午,帐篷里的温度更不可小视,为了抵御炎热,唯一办法是只穿一条短裤,赤裸着上身。汗水也随着逐渐上升的温度布满了全身上下。此时此刻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两个字:闷、热!!!。

少时,天气骤变。乌云汹涌而至,太阳光芒荡然无存,一时凉爽下来。可是好景不长,天气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久违的凉风霎时转变为狂风大作,凶猛的狂风无情地将帐篷吹的扭曲变形,帐篷的北面此时已经紧压在人的身上,帐篷里的人慌忙边穿衣、裤边去顶住扭曲变形的帐篷。因为狂风来势凶猛,加之帐篷较低,人在帐篷内无法用力;所以被凶猛的狂风吹倒在帐篷中,吹倒的人干脆仰面朝天,用双脚去登住帐篷的两条筋骨,使帐篷勉强不被狂风吹倒。紧接着是暴雨打在帐篷顶上发出强烈的噼、叭声。就这样,狂风、暴雨大约持续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因要保持上述姿势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此时人的双脚麻木得难以站立。

狂风、暴雨过后,一道美丽的七色彩红呈现在晴朗的天空中;雨后太阳的光辉照耀在GPS天线盘上,天线盘反射出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加上周围巍峨的群山,宛如一幅美丽的图画。

藏北风吼雨落

如果说:“西藏的土地是神奇的,那麽西藏的天空也更加的神奇。”而你如果到了藏北,就会感觉到藏北的天空不仅神奇,而且更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孩子。

2005年6月底的一个乌云密布、雨时大时小的清晨。一辆军绿色的东风车载着C103组的三个人从拉萨出发向着工作点藏北的尼玛驰去,约七八个小时后到了藏北的入口处那曲。我们打听了近来的路况另购置了生活的必需品,因为藏北的路基本是无人区,路上及工作点的所有物品不备充足,到时生活就有麻烦。当晚我们休息在那曲,因明天赶路,三人早早睡了。但半夜一场暴风雨同时将三人惊醒了,只听见外面狂风带着愤怒的吼声大作着,暴风雨像铁匠一般向大地狠狠地砸着。大家从床上坐起,互相望了一眼,谁都没说一句话,因为都知道藏北的大部分路基本是没有的,这么大的雨,会给明天的行程带来的艰难是无法想象的,好在我们提前想到了路的艰辛,把两天的路程提前了四天,时间应该是充足的。

雨从晚上就一直下着,路况比昨天更加泥泞不堪,河流也明显多了。一路上过的河流有十几条,都没有桥。车辆每过一条河,大家都兴奋地喊一声,也给路上寂寞无聊的行车带来了一丝乐趣。

在藏北,平日里车辆经过的车辙印是唯一指引行进的标志,而近几日经暴雨冲刷,有的已看不清了,只有靠着罗盘的大概方向艰难行驶。谁的心里都没底,路边也没有房屋,有时行驶三四个小时也见不着一辆车。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