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事迹概述·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

真情奉献 永恒主题

来源: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门户网站  时间:2015-07-01 13:17:21

对家庭的感谢和歉疚是测绘人永恒的主题。

国测一大队职工刘晓东告诉记者,前两天,在外上大学的闺女打电话来家,就问:“爸,你怎么还在家?”这么多年,一过春节就出去,常年不着家,今年3月初还没出远门,女儿反而不习惯了。刘晓东从1981年开始干测绘,一干就是20多年。每年到野外去,爱人就一句话:“你给单位好好工作吧。”

国测一大队大队长岳建利说,有人把测绘职工比喻成候鸟,绿叶发的时候出征,树叶黄的时候归来。现在到市场中拼搏,这种春去秋来的规律也被打破了。队员们一般在每年腊月中下旬赶回来,结婚集中在这一时间段,孩子的生日也差不多。为了事业,他们亏欠家庭的太多太多。测绘职工舍“小家”顾“大家”,把青春和生命献给了祖国,在他们背后有职工家属的无私付出,更有道不尽的辛酸!

花甲老父的重担

职工孙诚一脸朴实,但是谁也想不到他过去20多年里所承受的重担。从1983年至今,他的姥姥、奶奶、母亲相继卧病在床,三个大人吃喝拉撒都离不开人。孙诚一年中有大半时间奔波在外,家里全靠年迈的父亲和坚强的妻子支撑。每次回家,他都感到很内疚。

孙诚的母亲1977年时患上半身不遂,1996年瘫痪在床。每次从外面回家,孙诚总是忙里忙外。干完家务,他便睡在母亲的身边,整夜伺候。

孙诚的妻子在医院工作,平时很忙。家里常常是老父亲一个人忙里忙外。已过花甲之年的老父亲是一个退休的高级工程师,他默默地承受生活的重担。每次孙诚要离家出门,总是安慰孙诚,说:“你安心工作吧,家里有我呢。”

家里这种境况,孙诚在工作上从不含糊。

1992年9月27日,随着珠峰登顶提前,中方测绘工作也要提前。9月28日,寒星依旧散落在天际,国测一大队大队长刘永诺和队员霍保华、李志飞、孙诚等便开始向6公里外的点位进发。孙诚背上了整套约70斤重的GPS仪器和电池。早上8点40分,孙诚将GPS仪器送到了点位上,9点准时开机。见伙伴们没跟上来,孙诚立刻返身去接队友。在3里路外,他从队友那里接过近百斤重的仪器。孙诚后来回忆说:“自己从小到大,从未背过这么重的东西。”

孙诚告诉记者,2006年在连云港干外业,大颗汗珠滴下来,西安同去的农民工受不了这苦不少走了。而我们测绘队员没有一个退缩,因为不管怎么样,“我们干的是国家的任务,优质完成任务是第一位的”。

屋漏偏逢连阴雨

雷历是国测一大队三中队中队长尚小琦的妻子,在一所大学担任讲师,谈起干测绘的丈夫,她很有一种自豪感。她说,这些测绘队员在外干的都是一些国家大项目,走遍了全国各地。和他们走在一起有种安全感,他们遇到困难从来不面露难色,总能想办法解决。测绘队员胸怀宽广,实实在在,有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就靠这种精神撑着他们,渡过事业和生活的一个又一个难关。

记者了解到,在雷历笑谈的背后,承担了难以言传的生活艰辛。就在2006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她在下课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跌骨折了。开始她没觉得有什么,但走到自己家楼下,疼痛难忍,从1楼到6楼的100余级台阶用了半个多小时。正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在她养伤的两个多月期间,不到3岁的孩子得了肺炎,在医院输了6天液稍有好转,一周后又病情反复发烧到39度。生活的阴霾经久不散,但这一切的一切,她都瞒着远在他乡的丈夫。

心中最大的隐痛

有一次,职工张合安从外回家,敲了敲家门,没人答应。他来到邻居家,隔着门,就能听到儿子的呀呀学语声。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门开了,两岁半的乖儿子瞪着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邻居笑着问“你看,他是谁?”“……他是叔叔。”

国测一大队职工郁期青说:“有次回去,我儿子叫我舅舅。”

职工杨春和说:“许多测绘队员的小孩都是绑在床上长大的。抚养孩子,我没有尽到责任,可我老伴从不计较。”

职工崔新忠的爱人怀孕4个月了。出测前,小两口商议着给孩子起名。随后,崔新忠跟着小组进入青海一个无人区作业,吃水都要到7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找。每天,紧张作业之余,他躺在帐篷里,算计着孩子出生的日子,盼望着爱人的音讯。7月,他接到一封信。信上说,他爱人在上楼时摔了一跤,晕倒了。送到医院抢救,大人没事,孩子却没保住。小崔默默地望着天空,一阵热风吹过,刮飞了他手里的纸片。

有位青年司机的妻子,在预产期前几天给在野外作业的丈夫发了好几封电报,催他回来,可接到的回电却是:“工作需要,难以赶回,自重。”在最后的时刻,妻子只好自己拖着笨重的身体去医院,结果,他们的儿子出生在公共汽车上。

难尽孝泪水长流

2004年3月的一天夜晚,时任大队长岳建利正在紧张地准备项目方案。来自老家母亲的长途电话让他吃了一惊:父亲病危!他连夜赶往父亲身边,经抢救后,父亲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在病房里陪护父亲的岳建利,想起工作,坐立不安。细心的父亲看出了儿子的心思,告诉他:“我这不是抢救过来了么?单位上的事是几百号人的事,比咱家的事重要。我没事,你赶快回单位吧!”第二天早晨,当岳建利前往南方某市的时候,父亲离开了人世。岳建利从南方回来跪在父亲遗体前的时候,泪水长流。

2001年6月,副大队长陈永军经过一段时间的奔波,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西安。他还没走进温暖的小家,便得到两个消息:为参加一大型测量项目开标会,他要马上出发;二是得知远在北京的母亲旧病复发,癌细胞扩散,病情严重。陈永军多想即刻到北京去探望一下卧病在床的母亲,那怕说上一句安慰的话,可开标临近,有些具体工作还得他做。他通过电话询问母亲的病情,并安慰母亲安心养病,等他忙完工作立即去看望母亲。不久,他将母亲接到西安,谁知母亲来西安后六天就去世了。

7个不眠之夜

2000年,三中队技术负责人郭赞峰独自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执行观测任务,4天4夜没人说话,就给妻子写信。他的妻子很担心他,小孩刚半岁。后来得知,妻子在他出测期间曾经连续7天7夜没合眼。每封家书到妻子手中都是过了20多天,但妻子还是看了又看,每次都要掉眼泪。

探视令她心惊

国测一大队作业小组长周永琦的妻子雷晓妮是一所学校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1998年到1999年间,周永琦曾连续14个月出测未回家,她独自带着才1岁半的孩子,住在3人间的集体宿舍。有一年暑假,她去测区看望周永琦,一进他们租的小屋子,热得几乎要晕倒。在那段时间里,周永琦没时间陪她出去。她原以为干测绘能多见世面,现在才知道他们忙起来连吃饭都顾不上。

妈妈的心酸

1986年夏天的一个深夜,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列车进入西安火车站。列车只在西安站停留15分钟。几位测绘队员的家属用目光搜索着缓缓流过的车厢,焦急地寻找丈夫的身影。国测一大队天文点联测组从乌鲁木齐往北京迁站,时间紧,任务急,路过西安,却没有机会回家看看。大队领导接到电报,把他们的家属找来,大家在车站上见见面。久别的丈夫和妻子终于见面了。但天文点联测组的同志先向队领导交接资料,然后汇报工作。妻子们站在一边,深情地注视着被西北的太阳晒得黧黑的丈夫,却没有机会插上话。等队领导反应过来,火车就要出发了。职工家属刘玉镯回到家里,已是凌晨4点。两岁半的儿子醒来不见妈妈,正坐在床上大哭。刘玉镯抱起儿子,心里酸酸的。

再苦也不让丈夫雪上加霜

工程师李俊杰的妻子朱晓军回忆说,1981年他刚从东北调到西安,由于水土不服,连续几天发高烧,上吐下泻。她一个人拖着病重的身体到附近医院打针。等回到家时一推门,看见8个月的孩子从小车里翻到了地上,正趴在地上哭呢,她急忙奔过去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内心里感到空虚和无助,孩子哭,我也哭。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测绘队员的妻子,她曾偷偷流过多少眼泪,熬过无数不眠之夜。虽然在生活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吃了不少苦,但她从不向爱人发火,因为她知道,测绘工作是非常辛苦的,做妻子的决不能再雪上加霜,只能从工作上、生活上给他以关心、照顾、支持。

男儿的牵挂

国测一大队职工李明生的小女儿今年刚3岁多。2005年,他在珠峰测量一线奋战时,孩子出生了。在海拔4700米的温泉观测点上,李明生因为高原反应呕吐不止头疼欲裂,任务刚结束便瘫倒在地。此时李明生并不知道,远在西安的爱妻正为刚出生的女儿生病而焦虑不安。孩子过1岁生日时,李明生在上海攻坚作业,无法回家与爱女团聚。孩子过2岁生日时,他又远隔重洋,在非洲的荆棘沼泽中拼搏。他的妻子梅丽娟说起这些,没有丝毫怨言。

真情的奉献

为了取得珠峰高程测量的成功,我们的测量队员,甚至我们的亲人,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2005年5月30号,珠峰测量的第一批队员回到陕西咸阳机场,刚一下飞机,测量队员王新光实在无法控制住自己,抱着前来接他的弟弟痛哭起来――王新光在珠峰测量期间,他82岁的老父亲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新光的父亲是一位老测量队员,对珠峰测量有着极其特殊的感情。当他得知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要去测量珠峰高度时,非常高兴。王新光出发前就知道父亲的身体就不太好,就专门去父亲告别,父亲微笑着叮嘱他:那地方冷,你可得注意身体呵!王新光没有想到,父亲的这句话竟成了临终遗言。

4月13日王新光的父亲去逝后,他的母亲告诉她在家的儿女们:不要将父亲去逝的消息传到珠峰地区!那时王新光已经到珠峰大本营。珠峰地区海拔高,气候冷,她怕王新光听到父亲去逝的消息承受不了打击,更怕影响整个珠峰测量队伍的情绪。母亲对王新光的大哥说:新光做的既然是一件好事,就让他把好事做到底,把好事做好,不要让他心里留下遗憾。

直到4月21号,王新光才从其他队员的言谈举止中感觉到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便跑去问岳建利和陈永军,在证实了自己父亲去逝的消息后,他跑进帐篷大哭一场。想着父亲对他是最好的,从小到大父亲没有骂过他也没有打过他;想着单位的其他老职工去逝,都是自己给穿衣服整容,帮着料理后事,而自己的父亲去逝的时候却不在身边,王新光更加伤心。

岳建利告诉王新光下珠峰回西安,通知队上再换一个人上来,王新光没有答应。他留了下来,他想让父亲在九泉之下分享他胜利时的喜悦,他更不想让年迈的老母亲的苦心化为失望。在珠峰测量交会的时候,他紧守着其中一个重要的测绘点,和队员一起全身心投入,胜利完成了测量任务。

回到西安后,他大哥将他父亲治丧期间的所有音像资料抱到他跟前,对他说,想父亲的时候可以看看。王新光拒绝了大哥的好意,他告诉大哥:他要永远留下父亲那最后的微笑和对自己的说的最后一句话。

为了测量珠峰高度,不只是我们队员付出了汗水与艰辛,我们的亲人们的心和我们一起跳动,他们为我们担忧的同时,还要照顾老人和小孩。

岳建利的妻子王立芳几乎每天都在祈祷她的丈夫的队友们成功测量珠峰高程并顺利返回。岳建利手提着卫星电话却没有时间给家里打电话,王立芳没有办法,只好每天出去买报纸,仔细寻找测绘队员的消息,或者就盯着电视看新闻,搜寻着丈夫及队员们的身影。5月8日,王立芳因病在医院做了手术,他不敢告诉丈夫,怕丈夫在工作上分心,怕丈夫为自己担心。前后半个多月里,都是亲戚朋友来在医院照顾她,就连12岁的女儿也帮她妈妈买菜做饭。

陈永军的爱人张丽苹能做的就是默默给丈夫以支持和鼓励。她曾经给丈夫做过一个统计:有一年丈夫在野外作业达300天。这次丈夫参加珠峰高度测量,张丽苹能做的就是给陈永军发短信,她说:丈夫的手机只要一有信号就能看见她的祝福,就能感觉到她和儿子及亲人们的支持。

张忠辉每次野外作业都会告诉妻子王洁野外生活很好,一边工作一边游山玩水。等到安全回家,才给妻子讲野外作业中的的惊险事情,每次都听得妻子心惊肉跳。王洁知道这次珠峰高程测量肯定会遇到很多危险,她只是默默地祝福他们平安归来。

张忠辉不愿把远方的危险传给家里,妻子也把家里的困难默默埋藏在心底。张忠辉要上珠峰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住院。张忠辉在珠峰测量工作玻紧张的时候,父亲的病情已经恶化了。张忠辉打电话问父亲的病情,妻子王洁只好骗他说一切都好。王洁说:我不敢告诉他真实情况,怕影响他登山。我能做的就是尽心尽力地照顾好父亲,让张忠辉安心工作。

珠峰测量队员张中宁妻子从电视中看到了丈夫和同伴们工作的情形,情不自禁地给他发来了短信:从电视上看到了你们工作的情形,知道了你们所受的罪所吃的苦,感觉你们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人。我理解你,支持你,也会更爱你!

在我们完成珠峰测量任务返回途中,碰到来自上海的一位老人,他问我们:是你们测量了珠峰高度吗?当他确认了我们是珠峰测量队员后,给我们所有队员行了一个军礼,并且激动地喊道:你们是英雄!珠峰在我们国家境内,为什么要让外国人说三道四?为什么要让外国人来确认珠峰的高度?应该由我们中国人来测量,应该由我们中国人说了算。你们是英雄!你们为中国人争光了!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