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寻找中国高度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 媒体聚焦

央视网:用生命丈量大地 国测一大队60年牺牲46人

来源:央视网  时间:2015-08-10 16:21:15

国测大队珠峰测量工作照片

一年中,他们有10个月奔波在外,几十年如一日,祖国版图上几乎遍布着他们的足迹;他们一个个皮肤黝黑,却神情坚毅,几十年来前赴后继,面对艰险执着又倔强;他们走在街头,走在乡村,走在人迹罕至的大漠戈壁和生命禁区,“为国开路”60年,他们的足迹加起来可以绕地球1400圈……

他们是谁?他们就是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测绘科技工作者。青山为证,60年来,这群男人在平凡的岗位上,为了国家、为了事业,默默奉献出自己的青春与生命,从不退缩,无怨无悔。

吴昭璞:守护仪器献身新疆戈壁

1960年4月底,31岁的技术员吴昭璞带领一个水准测量小组来到新疆南湖戈壁,摄氏45度以上的持续高温使地上的沙石热得烫脚。一天早晨,盛满清水的水桶漏了,然而这里离最近的水源地却有200公里,断水就意味着死亡。吴昭璞马上命令队伍撤离,而自己留下看守仪器资料。当他把仅有的水囊递到一位年轻队员手中时,大家都不同意。吴昭璞看着队员们说,这么多的仪器资料也带不出去,你们轻装走出大戈壁,我等你们回来,咱们一起把这点作业量完成。

三天后,队员们快速返回。等他们找到吴昭璞时,看到他口含黄沙,十指深深插进沙土,再也不会醒来。身高一米七的吴昭璞,干缩到不足四尺,静静地躺在戈壁滩头。队员们清理遗物时发现,帐篷里所有牙膏都被吃光!描图用的墨水被喝干!但资料却整理得整整齐齐,他沾满汗渍的衣服,严严实实盖在测绘仪器上。

钟亮其:为保护小组同志宁死不屈

1963年7月,甘南腊子口。测绘组长派队员钟亮其下山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取款购粮。第二天,钟亮其走到白龙江桥上,突然窜出五六个歹徒,前堵后截,一拥而上。歹徒把钟亮其绑了起来严刑拷打,逼问测量组驻地。为了保护小组同志,钟亮其宁死不屈,只字未吐。气急败坏的歹徒凶狠地下了毒手。一个星期后,队员们在白龙江边沙滩上找到了钟亮其的尸体,发现他遍体鳞伤,脸上、背上、胸口被戳了一刀又一刀,一只眼睛被打瞎。钟亮其是烈士的后代,家中的独生子,牺牲时还不到30岁,彼时妻子正怀着孕。

40年后,当钟亮其被测绘系统评为烈士,国测一大队找到了他已改嫁的妻子和儿子。当他40岁的儿子走进国测一大队荣誉室,生平第一次看见自己亲生父亲的照片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放声痛哭……

刘永诺:沙漠里喝尿求生

1963年,国测一大队队员刘永诺和同志们来到新疆塔里木盆地南端的沙漠里作业。一天早晨,他发现一头骆驼跑了。在沙漠里没有骆驼是不可想象的。刘永诺立即一个人顺着驼蹄印追了出去。

烈日当空,气温高达摄氏40多度,他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感觉汗和唾液都被烤干了。在一棵红柳树下,他疲惫地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了波光粼粼的家乡水。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强烈的阳光晒醒,口渴难耐,他勉强排出一点尿,用手送进嘴里。一直到夕阳西下,他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驻地,张嘴说话,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那天晚饭,他喝了一大盆粥。

任光:党员不是泥捏的

1999年,国测一大队队员任光和大家一起奔赴西藏措勤县至尼玛县之间的一个测量点。这里海拔6700米,中午气温达到零下11度。晚上8点半,队员们来到一条小河边。月光下的道路和河道连成白茫茫一片。司机熄火,睁大眼睛搜寻道路,但张望半天也是一脸茫然。任光见状,悄悄地脱掉鞋袜,挽起裤腿下车探路,指挥汽车前行。半个小时后,汽车安全地通过。队友们急忙将任光拉上车,只见他两腿被冰凌碴子划出一道道血印,脚冻得连鞋袜都穿不上了。队友们心疼地为他擦腿暖脚,他哆哆嗦嗦地说:“没事,咱这党员也不是泥捏的。”

任秀波:寒夜徒步藏北高原

2000年7月,国测一大队职工任秀波和小组其他作业员在藏北高原进行相对重力测量,越野车在行驶途中出现故障并迷失了方向。此时天色渐暗,温度骤降,天空飘起大雪,狼嚎声从远处的山谷中传来。在重力测量中,施测的重力路线有严格的闭合时间要求,也就是说,每次观测的最后一个点,必须要闭合到开始观测的第一个点。

面对突发的事故,任秀波果断地下了汽车,徒步前往公路上求助。他手握GPS定位仪,每隔二三百米或见到岔路口时,都要采集坐标,任秀波一路跋山涉水,遇见冰凉刺骨的河水,起先还脱掉鞋袜趟过河,后来为了能够早一点找到救援小组,也就顾不上脱鞋了。被冰水浸湿的鞋像两个冰窟窿,双脚套在冰窟窿里,可任秀波强忍着,摸着黑,顶风冒雪走了10多个小时,一直到早上7点多,终于走到了藏北公路上。此时他们已经20多个小时没有吃饭,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夜间徒步40多公里。

王新光:我是党员必须留下来

2005年,国测一大队工会主席王新光参加了珠峰复测。他到珠峰大本营没几天,父亲因病在西安去世。开始队里没有告诉他,后来他从别人的眼神中察觉到什么。队长和他说:“你回去吧,家里现在很需要你。”王新光辗转反侧,最后还是选择了留在珠峰大本营继续工作。他说:“我仔细想过,我真的很感谢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队友们给我的关心。我也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大本营是多么需要人。我会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更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在队里我是党员,这个身份就决定了在测量的关键时刻我必须留下来。我想我的父亲在天之灵会理解,我的家人也会理解。”

自1954年国测一大队成立以来,像钟亮其、吴昭璞这样把宝贵的生命献给测绘事业的职工有46名,他们有的牺牲得很壮烈,有的牺牲得很平淡,但他们都牺牲在自己的岗位上,他们中极少有人被追认为烈士,甚至大多数人连一块墓碑都没有,但在每个测绘队员的心中,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块永久的丰碑。(王甲铸)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